日俄解决北方四岛纠纷或现转机

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库纳施尔岛资料照片)

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库纳施尔岛资料照片)。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周五(2月22日)评价俄罗斯总统普京周四在克里姆林宫向到访的日本首相特使森喜朗重申他有意归还齿舞、色丹两个北方岛屿的意向说:“日本政府将以坚韧顽强的谈判立场解决北方领土问题”,并说“与俄罗斯的关系很重要,安倍首相正考虑适当时期访俄,以互惠形式推进双方经济和安全保障等方面合作极为重要”。

森喜朗与普京会谈1小时10分钟后召开记者会说,普京表示“这是不分胜负的解决方法,日俄没有和平友好条约是异常状态”。

会谈中,森喜朗还向普京转交了首相安倍晋三的亲笔信,并说:“今年是日俄构筑新关系的重要一年”,普京说:“由衷地等待安倍首相访俄,期待今年两国关系发展升上一个新阶段”,双方达成安倍年内访俄的共识。

日本各大传媒、舆论周五相当关注地议论既围绕日俄关系正出现的新动向,也勾起日本是该争取一起收复四岛,还是先收复两岛也好的“老生常谈”。

北方四岛问题

日本首相安倍

日本首相特使森喜朗在访俄时向普京转交了安倍的亲笔信。

国际社会对各国领土纠纷观点虽不明确,但对日俄的北方四岛领土纠纷较有近似解释,认为北海道以北、座落在太平洋的齿舞、色丹、国后、择捉四岛1945年8月至9月期间被苏联红军占领,从此受苏联和苏联瓦解后的俄罗斯统治。当时逃离四岛的日本居民和后裔大部分也生活在北海道,至今努力推动日本收复四岛的运动。

日苏1956年前后谈判建交时,日本同意先收复齿舞、色丹、继续谈判收复其它两岛;苏联不承认其它两岛存在谈判必要,最终建交的《联合声明》中只记载“缔结和平友好条约后俄罗斯归还日本齿舞、色丹两岛”。但因双方对国后、择捉两岛的纠纷,也因日美结为军事同盟,日苏至日俄至今没缔结《和平友好条约》。

1991年苏联崩溃前,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日时承认存在四岛纠纷,1993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日、发表的《东京宣言》也记载基于法律和正义原则解决四岛问题、谋求尽快缔结和平友好条约,执政期间叶利钦也重提归还齿舞、色丹两岛问题。

普京上任后基本秉持相同立场,但随着俄罗斯走出了经济低谷,普京对国后、择捉两岛主权的态度相对强硬。

日本态度关键

四岛问题毫无进展的根结在日本。政界、社会都存在是否收复齿舞、色丹的对立意见,赞成的认为,两岛虽小,但周边渔业资源丰富的渔场可满足日本渔民和部分原岛民的期待,收复部分比都不能收复强;反对的认为,这样一来等于承认四岛分割,另外两岛就更收复无望。

但随着四岛问题胶着到近似绝望,赞成先收复的意见渐增,2001年森喜朗作为首相与普京发表的《日俄联合宣言》再记载了缔结和平友好条约后归还齿舞、色丹两岛的内容,可是小泉纯一郎上台后,俄罗斯因石油等资源暴富无需日本援助,搁置解决纠纷。

此后日本政权一年一届、缺乏能拍板决定收复两岛的政治强人。去年3月普京任总理时又对访俄的日方代表团提归还齿舞、色丹,令关系正常化问题,擅长柔道的普京还用日本说“打平”一辞,加深日方的印象。

去年12月上台的安倍持着“印钞机不停”的经济政策刺激股市攀升、经济出现好转局面,政权支持率维持在7成的近年罕见不衰高位,安倍派出森喜朗特使,与普京叙旧、探讨“打平”真意,结果获普京确认,引起日本一片关注。

当事者的思维

84岁的择捉岛原居民岩田宏一对官方电视台NHK说:“经过半世纪,总算开始起步,期待首相访俄得出具体成果,希望四岛问题见曙光”,81岁的齿舞岛原居民柏原荣说:“长期谈判令放弃气氛扩大,希望进一步以尽快收复的速度感来体现一贯的主张”。

不过NHK周四晚也播出在齿舞、色丹两岛采访的专题,说明虽然少数俄罗斯人承认东京比莫斯科离他们更近、期待日本投资建设、双赢发展,但大部分接受采访的居民反对归还主权给日本,尤其是近年加强爱国教育的学校,学生的态度更坚决。

当中日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日韩竹岛(韩国称独岛)纠纷毫无智慧性解决的出路时,面积压倒性大于钓鱼岛和竹岛的北方四岛纠纷如能出现解决进展,无疑会添安倍政绩,日俄关系也可能跃进。

日本传媒、舆论周五普遍指安倍派森喜朗访俄已说明他关心收复两岛,但最终能否作出重大政治决定,也要看他的政权形势如何,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