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navigation

李庄谈重庆中院将约谈冤案经历

李庄

李庄案在中国司法界引起众多批评意见。

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于11月29日就李庄的代理律师王誓华递交最高检的重庆打黑冤案申诉书约谈李庄。此前李庄接受中国媒体采访,谈冤案经历。

11月15日,李庄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控告,指责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主持“重庆打黑”时的重庆市公安局李庄案、龚刚模案专案组所有警员涉嫌徇私枉法罪,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

11月23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约见了李庄和其律师王誓华,以及被定罪为重庆“黑老大”之一的龚刚模的亲属龚刚华和龚云飞,并接受他们的信访。

谈话中,李庄对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如何故意违背事实非法实施侦查行为,如何制造证据等进行了陈述。龚刚华、龚云飞两人则陈述了龚刚模及其家属被专案组强迫为李庄案作伪证、被刑讯逼供一事。

据李庄介绍,最高检的检察官说此案有可能交给地方管辖,对此,他和代理律师提出,强烈要求重庆检方回避,因为重庆检方也是他们控告的对象之一。

李庄接到重庆一中院的约谈电话后,25日夜抵达重庆。他在此后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表示,曾写藏头诗“被逼认罪缓刑,出去坚决申诉”表达不满,此次正式向法院提交了申诉状,希望能提起再审程序。

谈及案件重审的可能性,李庄认为“阻力重重,风险极大”,因为一旦重审,将有一大批人要承担责任。

“李俊团伙”

除了和重庆一中院谈话,李庄还透露说,此次他到重庆的另一重要任务是代理重庆李俊案的申诉。

李俊是重庆俊峰集团董事长,在重庆打黑过程中,“李俊团伙”于2010年10月被警方“捣毁”,目前除“黑老大”李俊潜逃他国外,李修武等20多人均被捕获刑。

李庄说,重庆打掉的“黑老大”大多有罪,只是罪行没有法院判决的那么重。但俊峰集团董事长李俊“比较干净”,没有涉黑。因此他愿代理此案。

俊峰集团曾是重庆纳税大户,曾获重庆市诚信企业等数十项奖励。李庄说,如果“李俊团伙”是黑社会,“那么在定为黑社会之前所获得的奖励是怎么回事,是政府造假,还是有人包庇?”

同时,李庄还接了六七十件其他案子。李庄说,他接案子的标准要同时符合两点:一是能看出是明显的冤假错案,二是有明显的刑讯逼供。

郭维国探监

李庄向记者介绍说,他在被重庆警方关押在看守所的一年多里受到优待。

“我的案子特殊,其实颇受优待。我在看守所呆了一年多,自己有单间,真毛地毯厚得绊脚,墙和马桶是软包装的,水龙头是自动感应的。”

“还有个大壁挂电视,虽然不能看新闻,但可以看电影。我看了《地雷战》,《地道战》,还有《让子弹飞》。”

谈到在重庆看守所和监狱里难忘的细节,李庄向《新京报》记者说:2011年3月29日,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郭维国(今年8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谷开来谋杀案审判中以徇私枉法罪判处郭维国有期徒刑十一年)赶到看守所。

“他让管教把他从东北带来的熏鸡拿出来,说大家都尝尝。管教掰了一个鸡翅膀后,他把剩下整只鸡都给我吃。我一年多没吃过这好东西,拿过来就啃。”

“郭维国就坐在我对面。我一边啃,一边用余光见他哭了。他摘掉眼镜,眼泪流下来,比他年纪大七八岁的看守所所长赶快拿了两张纸巾给他擦泪。他说:‘李庄,是条汉子!’”

李庄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流泪),也许是对我遭遇的同情吧。我今后希望见见他聊一聊。”

读者反馈

在中国中共的集团无法无天的制度下,对喊冤者本身就是一个嘲讽。相同流合污而不成,想成顺从奴隶而被主子踢开,就喊冤叫屈,真可悲!为这样的奴辈叫屈的是更阴暗的一些人。许北方, 中国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警雷"。我全心身关注着李庄案是否能昭雪,这标志着重庆的“唱红打黑”能否彻底否定,或习李开局能否旗开得胜。八千里, Sydney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