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navigation

海外生存之惑:真实的力量

更新时间 2014年 4月 24日, 星期四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55

在孤儿学校里,我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就可以颠覆我从前的价值观。

应该怎么描述我所见到的肯尼亚呢? 我不想只用大家印象中的“贫穷”和“落后”来形容我所见到的这片大陆。尽管它有那么明显的贫富差异,因为我知道不论如何,我所见到的所谓富裕或者贫穷,都不一定是眼见为实。它,有远远超越我想像的美丽自然风光;它,也有先进的科学技术正在渐渐的发展和被当地人运用中;它,由如此多不同的种族和部落组成,语言之复杂,食物也很不一样。 和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一样,它有错综复杂的多面性。它有绚丽的风景,也有不堪想像的世界最大的贫民窟。在肯尼亚的12天行程里,可以讲述的事迹实在太多,很难一一叙述,所以,我想通过我所熟悉的朋友们,来告诉你一个我眼中的肯尼亚, 一个或许也超乎你想像的肯尼亚。

时尚女友

我们此次的肯尼亚之行,目的是为了在它的第二大城市-Kisumu,帮助当地儿童建立起饮用水的净化系统。而早在我们去肯尼亚之前,就有当地一名叫Freada(弗芮达)的工作人员和我们联系。 她供职于kisumu的一家慈善机构,从事慈善事业已有15年之久,她的日常工作是到当地的孤儿院,医院或者诊所拜访,了解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或是帮助孤儿解决上学,生病,或者妇女生育和新生儿健康等问题。这的确是一个不轻松的职位,而她更要兼巨和国外的慈善组织之间的沟通和协调,接待国外来的到访者等琐事。总之,这是一个需要事无巨细,需要有良好沟通技巧的,而且责任很重大的一个工作。

因为事前通过邮件的联系,我们已经感受到这位和我们沟通的对方机构的工作人员是一位有责任心,沟通能力良好,没有一般大家对非洲工作人员不准时和“拖延病”等印象的工作人员。可飞机到了Kisumu,当大家还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时候,就看见迎面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穿着十分得体时髦的女性,我们着实感到有点诧异。身材瘦长的她,穿着贴身的无袖连衣裙,一双细高跟鞋,手臂的线条紧实有肌肉。头发向后梳起,露出高高的额头,搭配上和衣服颜色配套的耳环和项链,整套着装和打扮显得一丝不苟,颇为时尚。老实说,第一眼看来,她就和我印象中的非洲妇女很不一样。我以为我会看到一个穿着非洲传统服饰的工作人员来接待我们,但没想到对方如此时尚,让我不禁也对这里的“先进”产生了好奇心。

弗芮达在小孩长大以后再去上大学。

然后,事实证明,我对于这里的“先进”的想像还是太过于乐观,在我们坐上接送我们的汽车,车刚刚开出机场大约10分钟以后,我所见到的Kisumu这个城市的景象,就让我吃惊到不行。我无法相信即使在眼前一晃而过的贫民窟,那里的肮脏和破烂给我的震撼,让我在今后每一次回想起第一次看到它的瞬间,都觉得依然无法平静和坦然的接受那样的不堪。

我们这次去肯尼亚的行程里,包括拜访三所小学,三家儿童医院和诊所,和三个当地家庭,以及走访当地的工厂和制造车间等行程。这一路,弗芮达全程陪同,有时候,当我看到她站在那些和她同龄的中年女性身边时,我都不相信她既是四个孩子的单亲妈妈,也是一位职业女性,而她又是如何将自己的生活处理的井井有条?我也常会产生怀疑,这难道是我所认识和知道的非洲女性吗?不得不说,事实上,在肯尼亚拜访的更多的时间里,我所接触的大部分女性,都是家庭妇女。因为妇女仍旧承担着照顾家庭和小孩的责任,以及还需要负担种庄稼等体力活,所以,她们中的大多数,显得比实际年纪苍老。而又因为教育落后等问题,这些妇女的生活水平仍是相当落后。

和她们相比,我以为弗芮达出生在相对富裕的家庭,才会造成她与其他女性的不同。可细问之下才知道,她也出生在贫寒之家,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过上以当地生活水平来说,还算舒适的生活。她虽然和大部分女性一样,在很年轻的时候生育小孩。但依然有勇气在小孩长大以后,再去上大学。我不知道,我应该选择相信我所见到的非洲的哪一部分?它的开放和发展?还是它的贫穷和落后?它们同时鲜明的存在着,以至于让人无法相信如此大的反差可以同时存在在一个国家里。

前一秒,我还在告诫自己,不要将自己狭隘的想像用在和当地人的交往中,但,后一秒,当我在访问的儿童癌症医院里,得知我访问的妈妈,她从13岁起就开始生育,并且现在有一个3岁的癌症患病女儿时,那些从前我所有的生活经验加在一起,也不足以应付当下的对话访谈。尤其,当我看到那么多躺在病床上的儿童时,无力感倾泻而来。我感到自己力量的渺小,渺小到觉得不论自己做什么,也不足以帮助那么多的病患儿童,甚至,渺小到不能说服自己相信,这样的伤痛和贫穷的情景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

勇敢的女性

在这次的访问中,我也了解到,即使是在当今的非洲,妇女的地位仍然受到许多的制约和限制。可是,也仍然有很多的勇敢的女性,她们在艰苦的环境里照样生活的落落大方,坦然有自信,不光弗芮达, 让我印象同样深刻的还有米歇尔.奥巴马儿童医院(以美国第一夫人赞助和命名的儿童医院)里的女性医生和护士,她们接受过相对良好的教育,有能力帮助其他的妇女,以及对她们宣讲基本的卫生和健康教育。在这些女性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开放和坚韧的力量。一种在艰苦的物质条件下,依然可以让自己生活的“富足”和健康的力量。她们身上,有过去我所见过的女性们身上所没有的美丽和坚韧的容颜。

从这些女性身上,我所受到的教育和震撼,远远超乎想像。在我双脚真正踏入非洲之前,我无法将在那里的生活和我的人生和生活联系在一起。我甚至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为什么我要做这件事情的意义。最初的想法很简单,我仅仅只是希望自己不要被狭隘的世界观所困,总觉得无论何时,都应该多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说来说去,我的世界中心仍只是围绕自己的。12天以后,我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了一些别的体会,我发现我可以帮助别人,也因此,我的生活里多了一些简单快乐的力量。

在这12天里,我产生过许多的情绪,为被受到贫穷折磨的人感到不公,为受到艾滋病和癌症病痛到儿童感到心疼,为被中途辍学到孤儿感到无奈,也为能顺利完成学业的小学生感到开心。是的,我所见到的每一个人,拜访的每一个家庭,在医院里慰问的每一个病患儿童都可以让我瞬间产生很多的情绪。我被这些情绪困惑过,但是唯一最坚持的就是,我告诉自己: I just can’t walk away.我想要将我正在做的这件帮助儿童喝上干净水的事情坚持做下去。

在我回到伦敦以后,当我看到身边的这些女孩子们,以及包括我自己,我才意识到我们的生活有多富足。我们拥有的这么多的美好,拥有许多生而就有的权利。但这些美好对于那些我在肯尼亚见到的女孩子来说,她们从未听说,也从未享用过。我无法告诉她们拥有这些美好是一种什

么感觉,就像我无法告诉你们失去这样的权利是怎样的一种挣扎。但它对我个人的意义来说,就是,这样的所见所闻,让我在今后生活的每一天里,更加感激和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而我多出来的一点幸运,我愿分享给那些远在非洲的女孩们,尽管我也可以选择不听不闻这些令人悲伤和绝望的故事。

远方的牵挂

时空的转换,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在我们离开伦敦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在到访肯尼亚的第一一间孤儿学校里,我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就可以颠覆我从前的价值观。或许那间小小等教室里那40几位孤儿的命运 不会因为我们的到来就发生改变。然而,我却因为眼前这些孩子们的生活轨迹和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眼神里透露出的信息,让我意识到一种无声也无奈的震撼 力。所以,几乎从来到肯尼亚的第一刻开始,就决定将我们所做的事情坚持下去。

这片土地,它的贫穷是真实的,它的富裕和舒适也是真实的,它,充满了无奈,也充满了生机。它,和我去过的任何国家和地方都一样,是由一个个鲜活的人和动人的故事组成的。它,没有被过去的贫穷和疾病所打倒,也正在努力的建设着一个新的国家(注:肯尼亚过去为英国殖民地,50年前摆脱殖民成为独立的国家,2014年为肯尼亚建国50周年纪念)。这里的人甚至有着更坚韧和鲜活的生命力,但它也习惯被外界赋予贫穷和苦难的想像。

记得最后一天在肯尼亚,在飞机启程返回伦敦之前,在首都内罗毕的机场大厅,回头去看这12天的旅程,觉得在这片土地上经历的一切,以及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那么不真实。最后,我们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里,带着对这片土地复杂的情绪,以及对当地人深深的想念。如果不亲自来看到这里,我无法想象出这块土地的神奇和美丽,如果不是因为和当地人深入的接触,我无法想像这里生活的艰苦和坚韧。我以为可以将自己看到的肯尼亚写出来,到最后,却发现所有的言语描述都显得苍白,而我只不过是在我从前认为的不切实际,天马行空的想像天空里增添了一些真实的记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