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navigation

留学日记:夏季回味剑桥

更新时间 2013年 8月 19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52
薰衣草

位于英格兰希钦的薰衣草田,是我们友谊的见证。

剑桥的夏季不是享受孤寂的时刻,而是离别的季节。这一年,最要好的朋友都集中在皇后学院,专攻各式各样的科目,例如神学、语言学、发展研究、化学工程、心理测量、癌症研究和不动产金融。

许多朋友是硕士班学生,在剑桥仅仅九个月时光,就要回归故土,或远赴它国工作、研究。

而这些朋友中,又属宿舍同一楼层的同学最为熟识,大家因地缘之便,时常各自展现料理才能,聚餐遣怀。虽在英国,日常饮食却充满泰国、日本、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华风味。

校园美味人生

在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St Andrews)攻读硕士那年,由于课业紧凑,我并不特别热衷料理,而当时认识的同学又以西方人居多,平时多于餐厅或咖啡馆聚会,虽然偶有居家餐聚,毕竟远不如亚洲同学来得频繁。

去年来了剑桥,在同学鼓励下,才开始勤加磨练料理技巧,殊不知经过短短数个月,卤鸡腿、炒鲜蔬、酸辣汤、卤肉饭、葱油饼、红豆牛奶、珍珠奶茶、海绵蛋糕、乳酪蛋糕竟已成了我的家常料理。

皇后学院研究生宿舍二楼厨房,俨然成为小型亚洲联合国,各种文化、历史、社会议题,以民族料理为媒介,不断延展、深化,无形中大家都增长了不少宝贵的知识。

在英国,食物一直是国族意识聚焦的所在,苏格兰诗人罗伯特· 彭斯(Robert Burns )在1787年《致哈格斯》(To a Haggis)诗中,即歌颂一种肉馅羊肚的苏格兰美食,名为“哈格斯”,并将其与法国传统料理ragout和fricassée对照。

苏格兰庄稼人因为吃了“哈格斯”,步伐能够震撼大地(But mark the Rustic, haggis-fed, / The trembling earth resounds his tread),而吃高级法国料理的人,却如枯萎的灯心草一般柔弱(As feckless as a wither'd rash)。透过民族料理对照,彭斯浓烈的苏格兰意识展露无遗。

类似情境也出现在1790年代的英格兰。时值法国大革命,英法两国开战,英格兰保守派往往以“食物”为论述手段,创造出英国富足丰登、法国卑微贫困的印象,从而巩固英国国族意识,同时煽动反法的情绪。以里夫斯(John Reeves)为首的一个保守联盟于1793年发行一系列反法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将英国传统的牛肉和布丁,与法国的青蛙和清汤对比,说明英国丰衣足食,绝不会发生像法国一样的反抗与暴动(None but a fool would rebel against beef and pudding. When I have nothing but frogs and soup-maigre, I do not know but I may rebel myself.)。

同学间料理交流,自然不带这种对比性的激烈国族意识,不过食物仍承载丰沛的历史意涵,映现迥异的地理气候,反照国家的政治经济,甚至还能唤起特别的童年回忆。

饮食是一种身份的表征,我们都以食物背后的文化为荣,杯碟碗盏的交错,不是国族的冲突,而是文化记忆的舒展与交辉。

薰衣草之梦

以美味系起的友情是长久的,因为这样的友情对于海外学生而言,还涵纳着“家”的感觉。然而,随着夏季逐渐步入尾声,离别的时刻也一天天逼近,硕士班同学就要各奔锦绣前程了。

艳阳高照的季节,大家相约最后一次出游,在英格兰小镇希钦(Hitchin)郊外的薰衣草田,为友谊留下美丽的纪念。

奥菲利亚(Ophelia)在莎士比亚的名剧《哈姆雷特》(Hamlet)中悠悠说道:“这是迷迭香,代表回忆,盼吾爱永铭于心;这是三色菫,象征思念。”(There's rosemary, that's for remembrance; pray, love, remember: and there is pansies, that's for thoughts.)薰衣草则象征我们的友谊,平凡无奇却飘着清香,那独特的青紫色泽,能化解夏阳的炽热,比起冬雪更来得清澄幽静。

英格兰赫特福德郡(Herefordshire)一望无际的农田在青空下绵延不尽,其中一畦又一畦的紫花,如海波般拥抱迷失其中的旅人,我们望着远方,有些许不舍,也为未来的无限可能感到兴奋。这是一幅心灵地景,多年后在世界某个角落,一缕偶然的香气或者一道短暂的光影,就足以让这一刻简单的幸福重现心中,连同年少的梦想。

那日,薰衣草田中正好有一场婚礼,薰衣草见证的,不只是新人的情投意合,还是几位剑桥学生穿越大陆、横跨碧海的友情。

后来,香港同学将照片送给大家,还附上苏打绿创作的〈你和我的时光〉歌词:“开始的我,单纯唱着歌,有时孤单,有时哼着快乐,最难忘的全是你们,让我总不是一个人。”

若别离真如莎剧中朱丽叶(Juliet)所说,是一种甜美的哀愁(sweet sorrow),且让我们怀抱期待,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我们仍要重逢,因为世界终将成为我们共同的舞台。

(责编:铃兰)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