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中文博客 homepage

瑞典诺贝尔颁奖报道的背后故事

蒙克 蒙克 | 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53

评论 (0)

 
 我租赁衣服的时候,父子俩和店员都在店里工作。儿子为我量身,取来合身的白衬衣,白马甲,镶边的黑裤子,吊带,和长礼服。他告诉我马上一位80多岁的老先生要来,量身租用礼服,他是2012年诺奖获得者。后来在颁奖仪式上我看到了89岁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劳埃德·沙普利(Lloyd Shapley)上台领奖。
 
 瑞典外交部的人向我推荐这家商店租用礼服。店主说,诺贝尔基金会也向来宾推荐他们的服务。租用他们的礼服一次要200多欧元。不过我看到店里还有出正式礼服外适合不同场合的服装供租用。
 
 盛装与裸奔
 
 参加颁奖仪式的1500多来宾男性都穿戴白领带的燕尾服,其中也有穿鲜艳民族服装的。因为今年日本人山中伸弥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和生理学奖,所以有许多穿和服的日本女性到场参加颁奖仪式,艳丽又不失庄重的和服似乎比袒胸露臂的西式晚礼服更抢眼。
 
 晚上诺贝尔颁奖仪式在音乐厅举行过后,来宾陆续离开,许多人去参加诺贝尔奖晚宴。过后在音乐厅外广场上上演了一出赤身裸体的“庆祝”。中国艺术家孟煌脱得精光和异议作家廖亦武一起在广场上“裸奔”了几十米,然后被警察捉住带去了警察局。
 
 第二天上午我在饭店餐厅吃早饭时看到了孟煌和廖亦武,他们说当天晚上就从警察局被放出来。孟煌说,他赤身裸体被警察压到在地上,身上有几处擦伤,别无大碍。那天上午笔者同他们交谈的时候,两人对这旅馆外面的雪地就开玩笑说要在上面裸奔。
 
 孟煌和廖亦武此次从德国来斯德哥尔摩是要瑞典诺贝尔奖委员会委托莫言把他们带来的一把椅子带回中国交给狱中的刘晓波。孟煌说,莫言出身农民,生性朴实,说不定就把椅子给带回去了。但廖亦武说,莫言肯定不带。两人为此打赌,赌注100欧元。
那天上午大家交谈的时候都认为莫言不会带椅子回去,都认为孟煌输了,因此白天的时候廖亦武就鼓动孟煌去外面雪地上裸奔,输了的赌资可以一笔勾消。
"妹妹你大胆往前走"
晚上去取斯德哥尔摩音乐厅参加颁奖仪式的时候,特别留意看廖和孟是否到场,结果没有看到他们,只看到聚集在音乐厅外面,祝贺莫言获奖的年轻中国留学生,女的都穿大红袄,男的把白毛巾像过去北方农民那样系在头上,高唱《红高粱》里面的歌曲“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
一些中国电视摄像记者在台阶前拍摄来宾。一位主持人对这电视摄像举起手中的请柬自豪地说:本次颁奖仪式仅有12家媒体获得参加颁奖仪式的资格。
碰到一些当地的华人,他们一本都为莫言获奖感到自豪,但并非所有人都知道莫言来瑞典领奖。有人以为几个月前宣布莫言获奖的时候就已经颁奖了。
在莫言在瑞典文学院作诺贝尔演讲的时候,旅居瑞典的独立作家茉莉及其瑞典有人冒雪驱车从外地赶到斯德哥尔摩,向参加演讲会的来宾发放她的批评文章。
散场后茉莉接受媒体采访时,旁边有中国记者互相询问茉莉是什么人,可不可以采访她。我听到其中一位中国记者对另外一位记者说,“她是茉莉,采(访)了回去也没法用。”
诺贝尔颁奖仪式过后第二天,我的报道活动结束,从斯德哥尔摩返回伦敦。离开斯德哥尔摩前,我把参加诺贝尔颁奖仪式穿的白领带,长礼服还给商店(Hans Allde)。这是一家父子商店,他们从1949年就开始经营服装租赁生意。

记者博客:在卢萨卡讨论中国和非洲的关系

华英 | 2012年06月07日, 星期四,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5:59

评论 (0)

在卢萨卡举行的BBC非洲与中国关系讨论会

5月中旬,接到BBC国际台非洲组的非洲辩论(BBC Africa Debate)栏目的邀请,希望我们能和他们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联合主持一场英语广播讨论节目,讨论非洲和中国的关系,探讨中国到底是非洲真正的合作伙伴,还是非洲新的殖民者等等。这样的合作机会,岂能放弃。一周之后,我登上了去卢萨卡的飞机。

近年来,BBC就中国和非洲关系进行过多方面的报导,从专题记录片到网上专辑,但是到实地邀请当地民众参加辩论还是首次,所以引起广泛兴趣。报名者不断给BBC 团队打电话,由于爆满,当天还不得不推掉一些人。

辩论节目在5月25日举行,这天正值非洲解放日(African Liberation Day),庆祝非洲人民争取独立斗争的胜利。讨论节目的地点则是政府大楼的会议厅。这是中国政府援助的重要项目,历经20年时间建成,一座长方形的白色多层建筑,外表庄重,内部装饰豪华。可以说,这个日期,这个地点,正好反映出非洲反殖民主义的历史和二十一世纪的发展需求。

听众主导

这次讨论会邀请了四位嘉宾,他们是赞比亚财务副部长迈尔斯•桑帕,专门研究中非关系的奇卢菲亚•奇莱希女士,赞比亚中文国际学校董事长莫星,以及赞比亚人权委员会成员畅达女士。

虽然有嘉宾在前台就座,但是辩论会始终由听众主导。这一天前来参加讨论的有150人左右,包括学生,研究人员,当地民间团体活跃人士,记者和宗教人士等等,也有中国在赞比亚的公司企业代表和个人参加,是非洲辩论节目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

由于宣传工作早已做在前边,所以到会的听众都是有备而来。主持人介绍了将要讨论的一系列问题,首先是中国和非洲合作的性质,也就是说,中国到底是非洲真正的合作伙伴,还是像一些西方人士批评的那样,是非洲资源的掠夺者。

坐在前排的博士学位候选人查桑加•滕博首先发言,他认为中国不是非洲的伙伴,而主要是为掠夺非洲资源而来。中国的投资给当地人造成很多困难,比如中国雇主无视国际组织的规则,不尊重所在国的主权和民众的人权,无视环境因素,还出现过枪杀赞比亚雇员的事件等等。

赞比亚大学发展学教授弗朗西斯•奇贡塔不同意滕博的观点,他认为,中国是非洲很好的合作伙伴。由于中国的投资,非洲经济近年来得以长足发展,中国对原材料的高需求则使赞比亚矿产品价格持高,所以即使存在一些问题,也是利大于弊。 

曾经在中国学习工作过多年的桑德拉女士质疑,如果有人指责中国违反人权,那么是同谁做比较呢?难道是和过去的殖民统治者比较吗?她说,赞比亚过去没有像样的医院,中国人帮助修建了医院和其他设施,这是事实。

中国私营企业家韩敬女士接着发言。 她是德元集团(Camco)的总经理,经营机械进口,还开办连锁店Budget Store。 她在发言中指出,14年来,她的公司向赞比亚进口了300多种农业机械,其中包括1000台榨油机,帮助农民,特别是远离城镇的农民把花生,棉籽等原产品转变成商品,创造了几百个就业机会,当然给赞比亚经济做出了贡献。

迈尔斯•桑帕是萨塔政府的财务副部长,作为嘉宾出席讨论会。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在担任赞比亚反对党领导人期间,曾经发表过很多反对中国投资的言论,威胁如果当选会把中国公司赶出赞比亚。但他在2011年9月份当选之后缓和了态度。在辩论会上,主持人问桑帕副部长为什么选举前后执政党对中国的态度发生如此变化。桑帕以一种实用的口吻表示,中国人既不是亲属,也不是朋友,但他们是赞比亚的生意伙伴。中国为赞比亚的发展提供了西方国家无法提供的优惠贷款,提供了技术,这些对赞比亚无疑是有好处的。 

赞比亚人必须当家作主

一位赞比亚记者在发言中指出,这次辩论围绕一个问题,即中国人是合作伙伴还是资源掠夺者,这种提法本身就有问题,因为关键在于,非洲人自己想从和中国的合作中得到什么?他认为,如果说中国在赞比亚的做法有问题,那么赞比亚政府应该负有很大责任,因为赞比亚政府应该有足够的措施保护自己的劳工。

这种意见得到不少与会者的支持。作为嘉宾的研究中非关系的奇卢菲亚•奇莱希女士说,中国人非常清楚他们想从非洲得到什么,从中国颁布的一系列的政策文件就说明了这一点,而非洲政府似乎并不清楚他们希望从中国得到什么。

赞比亚人权委员会成员畅达女士也表示,在和中国的关系方面,赞比亚应该有明确的目标和规定,而目前执法机构不够有力,出了问题不能很好解决。

另一位发言人一针见血, 她说,你把客人请进家门,必须要把家规交待清楚,各方照办,否则,客人就会按照自己的习惯办事。

其他人也在发言中表示,与其批评中国,不如面对现实,制定好措施,以便使非洲人民从中国的投入中最大收益。

中国人为何心有余悸?

讨论会之前,我的主要任务就是争取让一些在赞比亚的中国人参加这次活动。在我看来,讨论中国和非洲的关系,没有中国人的参加,就不平衡。但是找人参加,困难重重。首先需要说服中国大使馆出一名官员担任嘉宾,在多次邮件和电话联系之后,对方表示最好让赞比亚国际学校校长莫兴担任嘉宾,使馆官员可以坐在观众席里。

然后就是找中国公司和企业代表参加活动。手里拿着中国驻赞比亚使馆商务处网站上打印下来的企业机构名单,打了无数的电话。有的说没有时间,有的一听说是BBC便大声抱怨,说过去BBC到赞比亚做过节目,如何扭曲了他们的采访等等。有几个人没有马上挂电话,也显得犹豫不决。到了卢萨卡之后,和几名经理董事又通电话,并和几人见面详谈,之后对他们的忧虑稍有了解。

他们说,在赞比亚的中国人普遍的感觉是,本来和当地人关系很好,但是现任总统萨塔在担任反对党领导人期间,屡屡把中国变为竞选议题,加上西方媒体(包括BBC)的一些报导,“缺乏公正”, “夸大了矛盾”,他们逐渐感到当地人的对立情绪。

现在仍从事养鸡业的黄先生说,一时间中国养鸡人成了人人指责的对象,从工作时间,到使用的饲料和养鸡的手法。黄先生说,他感到成了赞比亚政治的牺牲品。很多中国人从此决定和西方媒体保持距离。我表示理解他们的担心,但是一再表示,现在有机会和赞比亚民众一起讨论,正是澄清事实,化解矛盾的时候,参加才是上策。 

令人感到宽慰的是,辩论当天,来了不少中国人,有的是约好的,有的没有约;中国驻赞比亚商务参赞柴先生率领他的团队坐在观众席里,还有一些中国人带来了他们的赞比亚同事,表示愿意一起发言。辩论结束后,不少中国人对我说,讨论组织的很好,角度新颖,比较客观公正,而很多观点他们自己没有机会发言表达,到是赞比亚人自己说了,所以感觉不错。 

而整个活动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所有参加者的热情,坦诚和善辨的口才。但愿BBC留下了不错的口碑。

请点击这里收听非洲辩论英文录音

http://tinyurl.com/crbwjyg

立行:希腊的政局和中国对希腊的投资

立行 | 2011年11月08日, 星期二,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23

评论 (0)

希腊的经济危机波及到政治稳定,中国在希腊的长远战略性投资也存在各方面压力和风险。

过去两周内希腊问题导致欧元区的动荡并未结束。

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突然在20国峰会前宣布,准备就欧盟援助希腊方案举行全民公决。这如同向欧洲扔出一个“政治手雷”,之后他又表示希腊朝野一致可以不搞公决,但炸弹出手早已“开花”, 这一消息对欧元区其它国家来说如同晴天霹雳,欧元区政治金融舞台上已然一片硝烟和狼藉,打乱了参加G20的欧元区国家领导人计划。

帕潘德里欧何以出此下策?

一年前,我在雅典采访希腊加入欧元区的谈判代表、前政府经济顾问斯托纳拉斯教授时,他就希腊减少赤字问题曾指出:2011年继续减赤需要增加税收,但在公平税收问题上,政府不好办。

之后这一年里,我又从各方面听到那里的消息说:严苛的紧缩经济政策已压得普通人、尤其是中产阶级喘不过气来。房地产市场在高税收压力下萧条。而在对付贫富悬殊的问题上,在希腊这样一个民主社会里,帕潘德里欧这么短时间里能有多大作为?没等他有效地对最富有的阶层开刀,危机却已在各界层引发了社会问题。

不断削减的工作岗位、不断紧缩的花销、不断削减的养老金、不断增加的税收,都让很多希腊人聚集到反对派的旗帜下。
 
不论帕潘德里欧提出公决此举对错,他也是迫于希腊国内外形势出此下策,并为此付出政治代价。但从上周五(11月4日)的议会信任投票看,他获得了154票,还稍微超过了原来他领导的政党在议会里的最低微弱多数,可见也不能说他在希腊是“万夫所指”,因为危机根源早在他上台前就已经埋下。

即使一个希腊联合政府上台,也不能立即消除压在希腊头上的债务,下面的希腊政治经济已及它和欧元区关系的变数仍有待观察。

在一年前的采访中,就中国投资希腊的正确与否,斯托纳拉斯教授曾对我断言:“欧元不会垮,欧元区也不可能抛弃希腊,这就说明中国投资的正确性。”

现在预计,希腊归还国际债务的压力2012年才可能达到峰值。让时间和未来的事实说明问题吧。

此博客的其它内容….

此博客内的主题评论

    分类

    这是此博客的一些热门话题

      最新发表评论的读者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